网站地图

优乐国际特朗普税收的难题与挑战

点击次数:172   更新时间2017-10-27     【关闭分    享:

  优乐2一是努力实现简单、公平、易懂的税收体系;二是降低公司税率,从当前的最高名义税率40%调降至统一的15%;三是为中产阶级减税;四是寻求两党合作,实现彻底的税收。

  一是刺激经济增长,创造上百万就业;二是将税法化繁为简;三是降低美国家庭尤其是中产家庭的税务压力;四是将公司税率从全球最高之一调至全球最低之一。

  个人税法,一是个人所得税级(Tax Bracket)从7级减少到3级,最高税率为35%,其次为25%,最低为10%;二是翻倍标准扣除金额(Standard Deduction),即个税起征点翻倍,一对夫妻的所得税起征点升至2.4万美元;三是向有孩子和家属照顾支出的家庭提供税务减免;四是维持住房、慈善捐款的税务扣除;五是废除替代最低限税(Alternative Minimum Tax);六是废除遗产税;七是废除奥巴马医改实施的8%的投资税。

  对于美国公司在海外持有的数万亿美元将会出现“一次性税”,这意味着通常不对企业在海外赚取的所有或大部分收入征税,但具体税率尚待确定。

  税改将使企业、中产和收入者普遍受惠,但美国或将减少税收2万亿美元。如果党预期的经济增长未能实现,大幅减税将加剧赤字和债务。

  第一步,由起草一份更为详细具体的税改方案,赋税委员会通过该方案后,递交投票决议;第二步,投票通过后的税改法案递交,并须获得绝对多数即60票以上的支持(但投票通过之后,可以使用预算调节的特别预算规则绕过绝对多数的规则,以简单多数投票通过)。上述每个流程内,特朗普均会面临一定的阻碍,但目前形势整体较为乐观。

  的“党团”已正式支持党的税改框架。该“党团”曾经成功阻击了上届总统奥巴马的医保法案,此前其反对税改的声音也很响亮,但目前“党团”转向支持特朗普税改,一举使得税改通过的概率大大增加。此外,党的税改框架提出可能对富人增加一档税率,从而增加了党与党谈判时的筹码,如果证明确实没有对富幅减税,则将进一步增加通过税改的概率。

  预算委员会已推出2018财年的预算决议案,希望在未来10年削减联邦开支5.1万亿美元,并允许税改在同期增加赤字1.5万亿美元。如果决议案在预算委员会和整个获得通过,有望在11月13日前正式推出税改草案。在预算决议案的帮助下,最终的税改议案只需要获得简单多数即50票通过。这样党就可以完全不依赖党的选票,一举令税改大功告成。

  10月5日,全球最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发布研报称,如果特朗普税收计划最终以当前版本获得通过,穆迪将下调美国当前AAA的主权评级。

  穆迪明确指出:“特朗普当前的税收框架会给的信贷带来负面压力。税收减少的部分无法与支出减少的部分相抵消,这将给预算赤字和债务带来上行的压力。尽管税改有利于推动经济增长,但收入的减少会影响到美国的信贷优势。”

  美国税收中心的研究显示,特朗普的税收计划将在头10年使收入减少2.4万亿美元,第二个10年减少3.2万亿美元。这就意味着在支出不减少的情况下,赤字和债务将同步增长,赤字每年增加数千亿美元。党预算方案显示,债务上调的限度为1.5万亿美元,这就意味着收支缺口达1万亿美元左右。

  虽然个人所得税新规将使收入增加4700亿美元,而特朗普声称税改所带来的P增长将抵消因低税率减少的收入,但影响和到企业的相关税收新规,可能让未来头10年减少2.6万亿美元收入,废除房产税和赠与税将让减少2400亿美元收入。

  特朗普税改提出了极具争议性的“精简”提案,即取消各州和地方税收减免,从此不再继续在联邦纳税表上扣除所缴纳的州税和地方税。但这实质上是通过地方财政来为增加税收,从而为整体减税方案的实施提供资金。一方面,这是一个的调整;然而另一方面,出于实际考虑,诸如纽约州、州、等高州税地区凭什么要为其他低州税地区提供支持,为的整体减税方案提供呢?

  因此,从联邦税中取消州税和地方所得税的做法,很可能只是一种“谈判策略”。因为在任何谈判早期阶段,双方都有理由把非利益攸关或缺少主见的“稻草人”搁置到一边。暂时放弃某些主张以自己作出了必要的。但这并非真正的,只是允许取消一些本来就并非必须获得的筹码而已。

  与奥巴马的医疗一样,再次成为此次税收成败的关键。因为与相比,党在的多数派优势要大得多。从联邦税收法案中扣除的州税和地方税将被视为一项成本,其核心关键在那些高税收、的州,如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明尼苏达州、俄勒冈州等。然而,较低税收的州和地区也多少会影响到党的选择。

  先将高税收州,如税率为8.82%纽约州以及高达13.3%的加利福尼亚州放在一边,把重点放在所得税率6.0%及以上的其他州。可选择6.0%作为一个重要阈值,因为6.0%相当于大部分州的州所得税率水平,而且党在这些州的表现整体突出。此外,在试图为其他地区减税的成本时,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以维持其减税政策。

  然而在党占优势的州和地区,在“特朗普税域”问题上,情况还远未明朗。当然,这一税域至目前而言还是很大一个不确定范围。此次税改提案最明显的特点,便是缺乏细节的轮廓。

  在党占优势各州,其分布情况为:爱达荷州2名、蒙大拿州1名、爱荷华州2名(包括资深格拉斯利)、1名、阿肯色州2名、易斯安那州2名、肯塔基州2名(包括多数党麦康奈尔)、2名、乔治亚州2名、南卡罗来纳2名、北卡罗来纳州2名、西弗吉尼亚州1名、缅因州1名。只要有超过2名对框架提案投赞成票,党就无法在50名的投票中通过特朗普税改方案。这完全有可能发生,因为副总统彭斯可以在必要时作出关键性投票。

  纵观19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历任总统税改方案内容及其对经济的影响,可以发现,美国历任总统均进行过税改,并且税改方案最终均被通过。从历史来看,特朗普税改通过的可能性较大,但审视特朗普就职以来的政绩,其他几乎一事无成,特别是力图奥巴马的医改,经多番努力,最终还是失败,因此,税改依然存在失败的可能。

  虽然市场已对特朗普本人失去信心,对税改所抱期望不大,但即便失败,也不会对美国经济产生不利影响。从上台履职至今,特朗普对美国经济的贡献基本为零,相反还各种麻烦,使美国对失望透顶。如果税改未获通过,对特朗普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税改政策作为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核心,如不能通过则等于宣告特朗普的彻底失败,特朗普在选民中的声望也将继续下降,如选民对特朗普彻底失去信心,他在选举时很可能下台,但美国经济则有无特朗普都不会发生巨变。

  美国经济内生动力充足,即使也不会改变经济轨迹。对于美国经济,最重要莫过于个人消费和投资。虽然税改对这两项影响较大,但如无税改,个人消费和投资也并不会大幅降低——消费者不会因此而减少消费,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平,而企业也不会因为税率没有减少就降低投资、减少盈利。

  一旦企业税率大幅降低至工业国家平均水平之下,美国企业盈利增加,必然推动企业投资。当企业所得税名义税率从35%一举降到20%,一方面将提高美国企业产品在国际国内市场的竞争力,另一方面直接增厚了企业的利润,有助于刺激企业进行投资。但对不同行业和不同规模的企业而言,减税效应也存在差异。分行业看,原本承担实际税率较高的制造业、房地产租赁业、金融和保险业等能最大程度地从税改中受益,而原本享受了较多优惠、实际税率较低的行业如农业、林业、渔业和狩猎业、公用事业则受益程度不大。

  从企业规模看,中小企业获益更多。一些大公司尤其是跨国公司的实际税率要远低于名义税率,这些公司的税务筹划一般较为激进,通过将利润留存海外等方式避税,相比之下,美国的中小企业可能将从名义税率的大幅降低中受益更多。尤其是美国的中小企业大多是税收透明体形式,原本不缴纳企业所得税,而是由企业所有人在分得利润后按个人收入纳税,最高税率可以达到39.6%,税改后这些企业将按25%的税率缴纳所得税,税收负担大大降低,同时这些企业也可以适用税改政策中其他各项针对企业所得税的新规和优惠政策。税改有利于中小企业的发展,而中小企业的活跃则有助于向社会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一般来说,企业税都是到工人失业和工资损失上的,一旦税收降低,工人就业和工资水平都会增长。目前美国中小企业乐观指数和增加就业计划指数处于高位,若税改能够落地,无疑将促进中小企业投资和增雇工人。

  特朗普税改将征税体系由属人制变为属地制。属人制即以往外国公司能承受更低的价格,从美国竞争对手中抢夺市场份额;而属地制只要在海外已缴税,美国企业转回本国的利润就不必再缴税。与现行还需缴纳高达35%的税率相比,大幅降低了海外利润回流成本,刺激投资,增加就业。

  目前虽尚未出台具体措施,但税收若真能够实施,将有效吸引企业回迁和大量海外利润回流。如果后续细节对海外回流利润增加部分用途,使其更多用于投资,从而活跃本土投资和增加就业岗位,则对美国经济和就业更形成重大利好。据此,税收基金会估计特朗普税改将令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加逾9%,令实际薪酬增加8%,还能创造至少200万份新的永久性全职工作。

  欧盟委员会对美国大公司追税,造就了利润汇回的好时机。2016年8月30日,欧盟裁定美国苹果公司非法避税130亿欧元,必须向补税。惩治苹果意在杀一儆百,也再次敲响了跨国公司税政漏洞以降低公司整体税负的警钟。而美国此刻为海外利润回流提供如此多的优惠条件,有望吸引许多追寻“避税天堂”的美国企业将利润回流本土。

  美国作为以直接税为主的国家,其税改集中在个人所得税与企业所得税两方面,同时废除遗产税。由于美国个人所得税的变动对中国影响不大,故需重点分析其企业所得税可能对中国造成的影响。全面减税及各项优惠,可能导致部分中国企业和计划投资中国的企业出现决策变化,形成负面的外部性影响。低税负吸引资本回流,美国部分在华资本或将撤回本土。中国是FDI流入大国,美国企业撤回不可避免会对中国经济造成一定的影响,企业迁出也会导致税基减少。

  但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占比中国外商投资总量较低且逐年下降,现已从2000年占比10.7%降至2016年占比1.9%。而资本回撤仍需付出各项代价,对于生产范围与市场范围较广的大型跨国企业来说,局部低税也许并不足以吸引其撤回大部甚至全部投资,尤其对于税负不占重要成本比例的行业和企业来说。

  特朗普税改致力于增加就业,因而中国企业对美投资所受监管审查力度很可能放松,在美投资建厂也可享受减税红利,有利于中国企业“走出去”,扩大海外竞争力。特朗普为重振美国制造业,号召低端制造业回迁以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正好推动中国产业升级,推动流入中国的FDI不断向高端制造业和服务性行业转移,总体上流入中国的外资依然在增长。

  面对特朗普税改的冲击,中国可以进行以下几方面调整:一是降低企业所得税率;二是降低率,在4档简并为3档基础上,进一步降低营改增之后的税收强度;三是减少、简化、合并间接税项目和收费项目;四是改善营商,降低综合成本,完善市场机制,从企业实际出发降低制度易成本、用地用能成本、融资成本、物流成本等综合成本。

  综合来看,特朗普税改年内落地的可能性较大。对美国来说,若特朗普税改无法落地,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较小,不会改变美国经济的复苏趋势,但是,若特朗普税改成功落地,对美国经济将是重大利好,资本回流增加投资和就业,将刺激美国经济。对中国来说,特朗普税改对国内经济的影响有限,但仍然需要采取有利措施应对,将对经济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无锡优乐国际筑路机械有限公司
技术:13812058888
电话:0510-85606666
传真:0510-85606666
地址:无锡新区硕放工业园杨家湾三路11号
邮箱:dsfsfdfds@163.com